第一組第二次報告_中論第1、2頌_哲學三S05190040許銘陞

週四, 十一月 29. 2018

「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
「因緣次第緣,緣緣增上緣,四緣生諸法,更無第五緣。」

這是我們這次報告中所要翻譯的《中論》的第一與第二頌,透過這次的翻譯,我才對於佛學有些許的了解。對於佛學的思想裡最主要討論的就是因緣了,有因必有果,這是我們常常在講的,而身處在這個因果關聯世界中的我們也不可能完全的脫離因果的思想生活著,而特別在專研因緣、緣起這些想法正是佛學的主要工作。

對於這些專研的工作我是感到欽佩的,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本來就是生活在不斷的因緣生起之下,如果在人生中我們沒有受過挫折,我們就不會成長;如果我們沒有健康的飲食,那麼我們的身體就會變差;如果我們的父母親本來就不存在,那也就沒有我們等等,有太多的東西可以舉例了。然而在這次的一二頌的翻譯中,我又稍微的了解一些。

這一切的有為法都不會自己生起的,也就是說這世界萬物都是透過因聚合而成的,也就是說除了要有主要的原因存在之外,其他助緣還必須要達成一定的條件,這一切法的生起才有可能。然而最重要的是,這一切的法都是由四緣所形成的,也就是說這個世界萬物都是由因緣、所緣緣、等無間緣、增上緣,這四緣所形成的,就如同一顆果實它是怎麼來的?就是從最剛開始的種子而來的,而只有種子這個原因是不夠的,還要有土壤、空氣、水、陽光等其他的助緣,才可能長成我們現在手上這顆甜美的果實。又或者是我們是怎麼成為現在的我們,從最剛開始父母親把我們生下而已嗎?當然是不夠的,慢慢地扶養我們,讓我們接受各式各樣的教育,一直成長到現在才成為現在的我們。

大乘佛教哲學導論期中報告 哲學三 S05190040 許銘陞

週四, 十一月 15. 2018

系級:哲學三
學號:S05190040
姓名:許銘陞
題目:關於大乘佛教中的「緣起」與「空」的淺談

(一)研究動機:
我們都知道,大乘佛教裡非常重要的一個中心思想是「緣起性空」,但「緣起」是什麼呢?「空」又是什麼?相信即使我們身在受佛教思想影響很深的東方,也是有大多數人不知道其中的概念,不過要理解這些概念本來就不太容易,思想這種東西本身就是較為抽象的事物,不像我們現實生活中具體經驗得到的,我自認我不像古代某些哲學家或學者天資聰穎,是跟大多數人都差不多程度理解能力的普通人,所以不在此深度探討,因此選擇淺談,除了自己能力所及之外,也能讓較大多數的人理解我對於這個中心思想的看法。

(二)期中報告內容:
緣起,何謂「緣起」?就字面上看就是緣而起,它指的是我們這個世界萬物都是因緣而起的,什麼意思呢?就是我們世界中所有的物之所以是它們自己,或是成為它們自己,是由某些原因而聚合成為它們自己,就像是一個木桌他之所以會成為木桌,是先從被砍下的樹木,透過各種的辛辛苦苦的裁切,再透過轉賣給賣家具的商人,最後才被我們買走擺放在家裡,這樣因緣而起就是最簡易的概念意義,其他物也是一樣,甚至不只是物,連我們自己也是。從原本是母親肚子裡的胚胎漸漸一天一天地長大,滿十個月的時候就生下了我們,我們才是真正的出現在這世上,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也不斷地長大,從國小國中高中到了現在的大學,成就了現在的我們。緣起的大略意義是這樣沒錯,但其實緣起的真正意義當然不可能這麼的簡略,這必須從我們剛剛談的因緣、原因繼續做延伸,像是木桌之所以為木桌是從樹木透過各式各樣的加工裁切之後而形成的沒錯,那樹木呢?我們是不是要繼續往前推進前一個原因,看來樹木是從種子,發芽之後經過了幾年的時間才有辦法形成高大的樹木,那種子呢?通常是透過前一個死掉的樹木或是旁邊或其他地方同一類樹木的果實成為了這棵樹的種子,透過陽光、雨水長時間的滋養而形成的,這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那麼這一類的樹木又是為何而存在的呢?如果是透過生物學的角度來看的話,就是透過物種的演變不斷演變出來的對吧?既然這樣,那些物種又是從何而來的?是不是這樣的原因其實根本就推不完?所以對於佛教的思想中,這個緣起指的是這個世界的萬物,包括我們自己都是由無限多種原因所組成的,而且我們是不是也可以把這個緣起運用在其他的事件呢?像是甲同學跟乙同學今天在學校打了起來,這樣一個看似簡單的事件,難道真的有無限多種原因嗎?或許我們會說可能只是甲同學今天講話太衝了,或是乙同學今天的沒在認真聽甲同學吐苦水之類的原因,但這些原因有沒有可能背後還有原因?也就是說我們所認為的原因有可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或是只不過是多數原因中的其中一個,像是甲同學他今天說話太衝有可能是因為昨天跟家人有發生爭執,導致今天心情不太好,所以說話就比較沒辦法顧慮到別人的心情而口出惡言,又或者是說乙同學今天被其他女同學告白,所以一直發呆想著自己的事情,因此沒在認真的聽甲同學說話,那我們是不是還可以再繼續往前推這件事發生的原因呢?像是甲同學昨天跟家人吵架可能也是被他的家長的心情受影響,可能是爸爸或媽媽上班的時候在上司責罵,使得心情沒那麼好的情況下,情緒就變得比較敏感,又或者是如果那個女同學今天沒有鼓起勇氣跟乙同學告白的話是不是乙同學就會很認真地聽甲同學吐苦水?但她就是已經下定決心了。照這樣的情況一樣是只會不斷地往前推,所以一個事件也是由無限個原因所組成的,而與緣起一樣重要的「空」就能夠從這裡推出了。
我們也許會認為「空」指的是什麼都沒有,不過當然不是這個意思!空指的是無自性,如我上面所提及,既然這世界的萬物都是由無限的因緣聚合而成的,那麼我們是不是就感受不到了物本身的性質?是不是少了其中一個條件,這個物就不成立了?如果木桌在成為木桌的過程沒有了木工各式各樣的裁切,它今天還會是木桌嗎?既然不是他是不是就更不可能出現在我們的家裡?就連我們人也是,如果我們的母親在懷有我們的時候不甚流產,我們是不是就不會出現在這世上,又或者如果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發生了意外而失去了性命(像是車禍等等),那我們還會有今天現在的我們嗎?當然我不是在詛咒大家與自己,只是如果我們要成為如今天在的我們,是不是要有各種因緣的聚合,才能有今天的我們。因此我們更應該要珍惜身邊的家人或者是朋友,因為在這一生能與他們相遇機率是相當小的,如果父親與母親沒有相遇,我們也就不可能出生在這世上,又或者如果我們在高中時發生意外,是不是也就不會遇到現在的大學同學呢?
緣起性空的關係基本上就是如此,要說是因「緣起」而「性空」可以,要說之所以「性空」是因為「緣起」也可以,它們是相輔相成的關係,這兩者除了可以互相推得之外,雙方也必須同時存在才有可能,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了緣起,就沒有性空;同樣的沒有性空,也就沒有了緣起,這樣子的概念似乎與知識論裡的融貫論有異曲同工之妙,在A原則與B原則的相互證成之下,這個世界才有了存在的可能。

(三)結語:
我覺得緣起性空是大乘佛教思想裡面最生活化的理論了,在談它的時候比較能夠舉例,當我們在理解一個抽象的理論時,最需要的就是具體的例子,這樣我們對於這樣的理論有所認識與了解,當然我們不可能完完全全的了解其理論的意涵,就如同緣起性空一定還有其他我不認識的面向,但我們至少不會完全不理解而放棄理解,我覺得哲學也應該要如此。哲學若是要讓大眾真正的了解,那就必須要想辦法它生活化,才能比較好懂一點,也才不會只僅限於是學術上的討論抑或是只有我們這些哲學系的學生(少數人)理解而已。

(四)參考資料:
「大乘佛教思想」,上田義文 著,陳一標 譯。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民國91年5月出版。

第一組報告_佛陀生平與出家動機

週一, 十月 1. 2018

大乘佛教:第一組報告_佛陀生平與出家動機 S05190040・哲學三・許銘陞

在佛陀喬達摩悉達多出世之前,世間的人們在沒有一個能夠完全依賴的信仰之下,生活貧困、過著非常艱辛的生活,在他出世並直到他開始思考著能不能幫助人們脫離苦海之後,當時人們的生活依然是非常的困頓、非常辛苦,因為我必須強調,我們的喬達摩悉達多跟我們一樣是人類,他並不是神,所以他無法改變這個現實的經驗世界的原理,所以難道他沒有改變任何事物嗎?當然不是!他讓當時的百姓有了一個信仰上的依靠,這個信仰怎麼可能會對這個現實的經驗世界有所影響呢?他所改變的是我們的思維,我認為思維這種東西是非常重要的,即使處在一個貧困的時代,如果我們抱持著正向的態度去面對這一個世道,那麼我們即使遇到了許多不好的事,我們也能夠逆來順受,那麼這個現實世界就不會打垮我們的堅強的心靈。直到了現在,佛教依然繼續傳遞,很難想像一個生活在貧困時代的人,他提出了對於這個世道人們應該要如何思考自己的人生,來提升我們思維的心境,而這樣的思想被傳遞了2500年,可見這個思想並不簡單。
在2500年前的印度,當時正是他們種姓制度剛發揚光大的時期,在這樣的階級制度之下,人們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階級心態是最為嚴重的時期,直到現在的印度仍無法完全脫離這個種姓制度的影響,但佛陀處在當時的環境之下,卻不受其影響,在他看到了當時百姓的困苦之後,身為貴族的他不但不像其他貴族一樣忽視他們,反而還想幫助他們,才在29歲那年出家,開始幫助人們思考離苦之道,在這之中還遇到了種種困難,像是向許多當時的名師學到了很多禪定的功夫,但是都無法達到真正的解脫,所以持續地一直拜師學藝,還有一次透過忍受飢餓還達成人生的解脫,不但失敗之外還差點餓死,不過他並沒有放棄,最後才在菩提樹下思考出離苦之道,才提出了與種姓制度不同的、屬於他自己的思考人生的態度。

[u]直到了現在,他的思想仍被世人所稱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