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能使用文獻學研究?(S04190013 哲學四 胡力揚)


文獻學的弊端

   文獻學,也就是以對文本的理解來研究,作者指出這是無法完整研究佛學的,因為即使成功理解了佛學文本的文字,依然是會困於邏輯上的不理解而有其限制,在開頭作者舉了兩個例子。


1.不以戲論來戲論→不以言說來說

   對於不以言說來說一詞的言說可以有兩種理解,一是papanca也就是人可言說的說,二則是desana悟道者,已知道空的人的說,在這時就會陷入邏輯的混亂,我們不是悟空者,所以後者必是不對的,而前者又會陷入為何不以言說的矛盾之中。


2.空=緣起?相關性(mutual/depending on)
   
   在說了言說一詞之後,作者又帶到說一個文獻學者常見的問題上,也就是空與說起的解釋,因為空與說起是同樣的意思,說起又可以依梵文拆成兩個詞彙(mutual/depending on),按此之下,文獻學者很自然就會將空與說起解釋成相關性,因為這就是文本直接的意思。
   然而,在許多的經典裡皆有提到空與緣起的關係並不是父與子的關係,接著作者便在鈴木大拙的書裡得到了答案,簡而言之是「空不異色,色不異空」,空和色是不存在關聯性的,空與色是不同的兩面,是同一的,所以這看出了文獻學的弊端。


結論

A=非A(不以言說來說)

   作者最後回到第一個問題,並以這問題說括了邏輯學的思想三律(A=A,A不=非A,A會是A或非A),可這個問題不單只是使用文獻學即可了解的問題。即使納入邏輯三論來思考,依然會有是否以desana說的問題,在無法使用常人言說的這個範圍下,文獻的邏輯將有他的限制。

引用

    沒有引用

迴響

迴響顯示方式 (直線程 | 分線程)

    沒有迴響


新增迴響


Enclosing asterisks marks text as bold (*word*), underscore are made via _word_.
Standard emoticons like :-) and ;-) are converted to images.

To prevent automated Bots from commentspamming, please enter the string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in the appropriate input box. Your comment will only be submitted if the strings match. Please ensure that your browser supports and accepts cookies, or your comment cannot be verified correctly.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