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佛教哲學導論期中報告 s06190038 陳昱如

週六, 十一月 10. 2018

上到期中關於自由的自我省思

上田義文的大乘佛教哲學導論在這半學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引領我們進到更深一層的哲學省思。
從前的我,對於大乘佛教的認識僅此於中國哲學史裡的一小角,初步了解到什麼是性空、緣起、無自性等等基礎佛學概念。
上了大乘佛教哲學導論之後,課堂開始真正碰觸到處理佛學問題的哲學方法, 讓我覺得一下子跳了一個大階層!
其實對我來說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在讀文本的時候,有很多概念是我要花很多力氣才能理解的。像是矛盾點的解決問題,我在課堂上想要釐清,卻好像比較多的是接受。這種感覺其實很微妙,不知道我將來是否會找到,但是目前是還在找。
我很喜歡在課堂上老師與我們討論的氛圍和處理的議題,關於時間空間的議題,還有決定論的議題。
有關於我們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這件事,我一直還在問題中出不來。目前的我是認為自然因果論決定了很大的一部分,不過我卻很害怕我們失去擁有自由意志的權力。

我在生活中會一直注意到我的自由意志是否真的有效,但是往往我在做很多舉動的時候,我會認為這是我的腦內某種激素分泌使我擁有的情緒,而情緒使我做出這樣的舉動,這讓我越想越害怕我是不是被大自然的因果律所操縱的布偶。我的情緒是很真實的體會,卻是很實際的被身體控制。這樣會得出一個結論:我們唯一的自由是情緒的自由。但事實上我們的情緒也是被操縱著的。
會不會我們本身就是機器人,但是覺得自己有著自由意志,在我們的體內感應不到的部分正在主宰著我們的行為,而我們自認有自由意志的部分正在尋找著自己未直接感受的部分(科學),發現越多,越知道原來很多事情都被決定著,因為科學也是從因果而來的。
我們知道了什麼東西(輸入),然後給了一個反應(輸出),其中連帶著一連串的反應程序,我們自以為處理的部分只有情緒和不能改變現況的思考,我們的自由只有思想的自由。
而我們不知道的,身體運作的那部分才是真正的主宰,或許涅槃就是徹底失去自由,而與天地萬物合一的境界。(想到這裡就不禁打了個寒顫)(我個人不想要自由的虛無啊~)

對於自由意志這件事跟人工智慧跟人的智慧差別,我還不能處理的很好,但是我目前還是認為我們有自由意志的!(吧)

為了解決因果決定論,佛教也有提到解決的方法,法稱的觀點跟休謨很相像,因果都是依照經驗,所以因果不是必然,只是目前沒有例外,習慣心理上的重複,但還是有可能有例外。而月稱則是以戲論的角度去否定佛教對因果決定論的看法。我覺得兩方都在直接的否定因果決定,但是我卻覺得自然因果一定有它的力量所在。
當我法皆有的時候,既有因果網絡又存在著自我意志,如果以小乘來說,就會偏向有因果網絡而無我,對於大乘的我法皆空,因果網絡是世俗假有,意志跟目的則留下了疑問。
其實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如果有意志的存在,就會執著於某些事情,如果佛法使人不執著,那是不是一種執著?執著於不執著,而當我們想要不執著,同時也是一種執著。
如果自由意志不存在,這一切都是假有,暫時的有,我們是否還有價值,或是為什麼要存在,還想要超脫存在?

這一切真的都好難啊!

第六組 S06190038 哲學二 陳昱如

週一, 十月 22. 2018

有一派學者認為,阿賴耶識不過是個人的心識。
識的境是從識所變現的,而識是親所緣而不是疏所緣。
提到這裡我們的小組開始想到一些問題,
如果每個人的識都是由個人的阿賴耶識所變現,而每個人各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那我們要怎麼解釋人與人之間的交互作用?
這讓我想到萊布尼茲的原子論,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但是萊布尼茲的說法是每個原子都各自的照著軌道移動著,但是有個調和者「上帝」,用來當作每個原子的交互調和。
但是我們都知道,佛學跟基督宗教的最大差別就是有沒有神的存在,所以認為識是親所緣的說法,許多這派的學者還仍不清楚。

那我們又想到,如果識是疏所緣而不是親所緣呢?如果境是外在的,那境到底是哪裡來的呢?
我們常說一件事情要起,需要條件具足。而條件具足需要四緣,親因緣、所緣緣、無間緣、增上緣,如果我們只靠外界,那自己在哪裡?親因緣如果不是來自自己,那就不叫親因緣了。

所以不管怎樣,四緣的具足好像才有辦法讓世界成立,只站在疏所緣或親所緣,好像都沒有辦法合理的解釋識與境。

而又有其他學派說:「境,不外是識的本身。」
「境無自體以識為體」識之外無境只有識,而識與境又是一體的。我們小組看到這裡的時候十分頭疼,這個說法未免也太繞了吧!好難理解。
後來我們理解成,境以識為體,是不是就像是孕婦,孕婦一詞內涵著肚子裡有孩子,孕婦是「識」也就是「見」,孩子是「境」也就是「相」,他們兩是為一體,境是無而以識為體,沒有識就沒有境,就像沒有孕婦就不會有「肚子裡有小孩」這個狀況。

但是不知道這樣的理解正不正確~